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

星光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27|回复: 18

[短篇小说] 俩老庚儿 [复制链接]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1-9 07:18:49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程贤富 于 2016-11-14 16:22 编辑

   004efzr1zy76cLImpD309&690.jpg


  清早起来,瘦子穿着那件被汗碱咬得稀烂的衬衣,赶到环卫处时,财会室的工作人员却还没到位。瘦子到了一小会儿之后,高个儿也到了。因为一年到头都各自在马路上守着,产生不了交集,所以他们虽在同一单位工作,但彼此之间并不相识,也互不知道姓甚名谁。对于在县城马路上扫地的这样两个人,外人就更加没有必要去打听他们的姓名了。财会室门前只有一个座位,瘦子赶快站起身来。高个儿见瘦子穿着筛子眼一样破烂的衬衣,就轻蔑地挥了挥手,示意他坐下。瘦子心虚地蜷了一下腿,想坐下,最终还是站直了身子,陪高个儿说着话。
  瘦子见高个儿那派头,像个大领导,可又从未见过,就问:“你也是来领生日津贴的?”
  高个儿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也是吧?”
  瘦子点点头。
  高个儿又问:“你是哪一年出生的?”
  “1956年。”
  “丙申年,属猴,我也是。那我们是老庚儿哟!”高个儿故作亲热地说。
  瘦子受宠若惊地将一副皮肉松驰的脸,挤出了一堆生硬的笑。
  同年出生的男性,互称老庚儿。他俩不仅同年,而且还同月同日呢,更是货真价实的老庚儿了。俩老庚儿继续追问下去,他俩甚至连出生的时辰也完全相同。二人正在摆谈他们各自所打扫的那段马路时,出纳到了。出纳取出花名册,高个儿签了字,瘦子从裤袋里掏出私章盖了。出纳自钱夹子里取出两张五十元面额的青蛙皮,分别递予二人。
  从今年一月一日起,环卫处规定,清洁工人生日那天,不光可以领到五十元生日津贴,还放假休息一天。
  二人走出财会室,平素少言寡语的瘦子,今天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“老庚儿,这命哪,不信还真是不行呢。”
  高个儿怔怔地望着瘦子,不晓得他这话是啥子意思。
  瘦子继续道:“老庚儿,以前我常听人说,一个人从妈肚子里滚出来的那个时辰,就决定了他的一生,还真是不假。你看,我俩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,所以都是当清洁工的命……”
  在瘦子说话的过程当中,高个儿愣眉愣眼地瞅了瘦子几眼,见不懂事的瘦子一直没有刹车的意思,他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老庚儿,谁的命跟你一样啊?你想想,跟我们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,在全国,至少也有好几万吧。其中可能有当省长的,也有当县长的,也有像我们这样当清洁工的,也有在大街上讨米要饭的。老庚儿,你拉滩稀屎当镜子,把自己好好照一下,我跟你一样吗?我虽则与你同为环卫工人,可我这命也比你强嘛!你连各人那三个字也写不出,我呢,纵然也只是个小学毕业,但《三国演义》还是咬得烂的。”
  瘦子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  二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来到马路边,正要分道扬镳时,瘦子突然回转身抓住高个儿的手。“老庚儿,今天我请客,中午我们好生喝一杯。”
  “今天我俩都把生日津贴拿出来,AA制。老庚儿,各人请各人最好,到头来谁也不欠谁的人情。”高个儿说。
  “要AA制也可以,今年我请客,明年你请,要不要得?”瘦子坚持请客。
  “未必你昨天扫地捡了钱,不花掉这五十块,你心里像猫子抓呀?”高个儿怀疑瘦子另有目的,比如说向他打听哪段马路肥,哪段马路瘦之类的,就故意这样编派他,以套他的话。
  “我打扫贫民区前面那条马路,平常老头老太们走路时,两眼都左扫右扫的,就是有人丢了钱,也不会专等我来捡嘛!老庚儿,你在商业街扫地,有可能天天捡钱,所以这样来打趣我!”
  “要是打扫商业街能捡到钱噻,老庚儿,这肥缺也没我的份儿。今天,你没捡到钱就是遇上其他好事了,假若你不说出来,我们就脑壳上敲磬儿,各散五方神儿!”高个儿怕暴露打扫商业街的好处,急忙转移话题。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昨天我终于把账还完了,还搬进了二居室的新屋。老庚儿,我心里高兴得喉咙总是发痒,不是想破着嗓子吼一支山歌,就是想用烈酒去刺刺它!”瘦子说出实情。
  “你买了商品房,有本事,老庚儿,我今天一定陪你喝一杯儿,庆贺庆贺!”
  “哪里哪里,单位给我争取的一套公租房。老庚儿,今天中午就到我家嗨去吧,好顺便看看我那套新房。”
  “现在哪个把客请到家里去哟,整脏了,也难得搞卫生嘛!”高个儿怕到瘦子的新居里去作客,空着双手不好意思,就找理由拒绝了。
  “我们都是搞卫生的人,拖几下地又算什么?我那套房子虽说窄点,可麻雀虽小肝胆俱全,吃喝拉撒睡,各有各的地儿呢!”瘦子说起新房就兴奋不已。
  “老庚儿,还是外头好些,无拘无束的。”高个儿依然有顾虑。
  “外头就外头,一言为定。只是时间还早,老庚儿,我们先到哪里逛逛再说?”见高个儿一再坚持,瘦子让了步。
  “听说临江公园修得漂亮,这么多年了,我还一直没去过呢。”
  “我也没去过,就这样定了。”瘦子的想法和高个儿惊人地一致。
  俩老庚儿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;一个脚蹬油光锃亮的皮鞋,一个足穿露出脚指的雨鞋;一个像腰缠万贯的大老板,一个像穷斯滥矣的叫化子;他们一前一后,在公园里转悠。由于以前俩老庚儿长年被套在马路上,哪怕公园竣工好多年了,可他们一直没时间去过。今天一见,这公园确实比王母娘娘的后花园还美三分。不知不觉挨到了中午时分,瘦子首先觉得有些饿了,说:“老庚儿,你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多,熟悉情况,介绍个地方吧!”
  “李白酒楼不错!”
  “好的,老庚儿,今天我们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  李白酒楼到了,那装璜豪华的大门和露出乳沟的迎宾小姐,将老实巴交的瘦子吓得挪不动步子了,他站在大理石台阶上,低声说:“老庚儿,酒楼这么阔气,一餐饭下来,起码要好几百哟。找个小饭馆,我们俩就是饭认饱,酒认醉,也最多花五十块。多出的这几百,其实付的是装修费,不划算。”说到这里,瘦子瞟了瞟酒楼的大门,却不敢朝门里张望。回过头,他又补充了一句。“如若你一心要在这里呢,也可以。”
  高个儿不以为然地说:“贵什么啊贵?最多四五百,我和家人时常在这里聚餐呢。”
  俩老庚儿正站在大门前犹豫不决时,一位身着旗袍的迎宾小姐,露出整个背部和半个胸部,迈着修长的白腿走了过来。走路带起的微风,把她的高衩旗袍掀张开了,白嫩的股沟格外显眼。她走近二人,显得极不耐烦而又彬彬有礼地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来吃饭的啊?如果不是就请走开,这样子影响我们做生意呢!”
  迎宾小姐的话,使正在犹豫中的瘦子生了气,他带着气愤而又羞愧的神色走开了。高个儿在离开时,任由皮鞋底子把大理石台阶跌得轰轰响。瘦子自作主张地把高个儿带到平时吃工作餐的小饭馆,找了个雅间让高个儿坐了下来,他跟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妇女耳语了几句之后,就空着双手迅速跑了出去。等瘦子再次回来时,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一绺五花肉、半牙猪肝和一把黄叶子白菜。
  瘦子一回到饭馆就呵呵大笑地对高个儿说:“老庚儿,别见外,买菜加工划算些。路过菜市场时,我还顺便捡了些丢弃的白菜叶子。”
  “老庚儿,客随主便,只要不是老鼠药就行。”高个儿说完这句话,才发觉自已的口气有些杵人。
  撸掉黄叶子,瘦子将剩下的白菜茎送进厨房后,又在吧台底下找了个灰不溜秋的大饮料瓶子,跑出了小饭馆。待瘦子打回两斤高度散装白酒时,他们所在雅间的桌子上,已摆上三盘菜:酸菜炒猪肝,酱爆回锅肉,醋溜白菜茎。瘦子拧开饮料瓶子,各倒了满满一玻璃杯,接着便喝开了。酒至半酣,原先显得城府极深的高个儿,此时也噼哩啪啦地说起了废话。他的大嗓门,把侧边雅间里的一位贵客给引了过来。
  “耶,是你们二位呀?”环卫处白科长一手提啤酒瓶,一手拿着酒杯走进雅间。
  高个儿与白科私交甚厚。“今天是我们生日,一起来喝杯寡酒。白科,请!”
  “来,来,来!满上,满上!”白科见二人喝的是散装白酒,就给他们各斟了一满杯,而后自己也斟了一满杯啤酒。“干杯!”白科举起酒杯分别与二人碰了一下。“我先干为敬,你们随意!”白科喝完,把杯子倒立在空中,以证实杯里空了。
  俩老庚儿站直身子,一起大大地喝了一口。
  “不行,两脚一站,喝酒不算。”白科要罚酒。“平时你们工作时也是一天站到黑,今天要站着说话坐着喝酒才对。不然外人看到了,还认为我们当领导的耍霸道,罚下属站着喝酒,你们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啊?”
  俩老庚儿第一次得知这个规矩,深感自己太无知。为了投表现,二人索性举起酒杯,张开大嘴,咕嘟咕嘟,来了个底朝天。
  白科伸出大拇指,不折不扣地表扬了他俩一通。
  高个儿喝完酒,递给白科一双筷子:“白科,溜路要走得快,喝酒要吃菜。”
  白科坐下,乍一伸筷子,便惊叫道:“怎么这么寒酸呢?”他把头伸出雅间门,“老板,快把菜谱拿来。”
  那黝黑的中年妇女,手拿一张从鞋盒上剪下来的白纸板,上面用圆珠笔写着两排菜名菜价,飞跑过来,一对珠峰似的乳房在胸前活蹦乱跳的。
  白科睁大被酒精刺得布满血丝的眼睛,瞟了一眼菜谱:“把你们最拿手的搞两盘来就行。”
  高个儿讨好地问:“白科,你今天怎么也屈驾到这小饭馆来了?”
  白科先做了个表示亲密的动作,接着又降低了音量。“昨天收到一份文件,规定了十不准,其中就有不准大吃大喝,不准乱发津补贴,不准请客送礼……”边说边起身。“好,二位慢用,我回去陪客。”
  白科走后不久,新叫的两个菜便送来了。菜好酒好心情好,俩老庚儿来了个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酒兴正浓时,雅间的门忽然被白科推开,他伸进半边脸:“二位喝好,我走了。”
  俩老庚儿赶忙站起身,要出去送他。
  “大可不必,大可不必。”白科转身准备离开,陡然想起什么,又回转身子说。“当真,添的那两个菜,还有那二十块加工费,我也一并买了单!”
  瘦子听说白科把加工费也付了,以为是他掏的私包呢,就摸出那张生日津贴,生死要他收下。白科死活不收。
  高个儿插嘴说:“老庚儿,白科既然体爱下属,我们今天也就领了。要感谢他,今后机会多着呢!”
  白科又是敬酒,又是添菜,又是帮忙付加工费,瘦子不禁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。
  白科离开了,俩老庚儿又一顿猛喝,喝得瘦子有些飘飘然,连平时习以为常的礼数也忘了。他没大没小地伸出两个指头,一面放在嘴边大声吸气,一面问高个儿:“老庚儿,有没有?讨一支过个瘾!”
  高个儿麻利地抽出一支中华牌香烟递给瘦子。
  瘦子一边极享受地抽着,一边翻来覆去地说:“老庚儿,以前在农村时,吃水自己挑,烧柴上山砍,烟是田里种的,酒是用包谷到酒厂换的。进城了,水煤电要钱,抽烟喝酒要钱。对不起,水电煤省不掉,只有把烟酒戒了。十几年来,我每个月的工资留了点米钱,剩下的就全寄给两个读书的儿子了。菜呢,市场收摊儿以后,就去捡些商户们丢弃的烂菜。什么鱼啊肉啊酒啊烟啊,都晓不得是么子味道了。只要两个儿子读书成绩好,就是这样我也心甘。
  “老庚儿,当环卫工人下贱呀!晚上迎星星,早晨送月亮。别的行业,工具都是单位出,我们要自带。一到夏天,我们的衣服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连裤裆里也没一根干纱,看背影,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一群来了月经的女人呢。就是这样拼命干,如果人们理解我们,尊重我们,心里也好受些儿。有一天,一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小妹儿,站在我的垃圾推车面前,却把卫生纸朝地上扔。我说,妹儿,你把它丢在车里不行吗?你猜她啷个回答我?她说,要是全国人民都这样自觉,你们不全失业了呀?
  “我说,妹子,你这话有道理。恨只恨我那该死的父亲,哪怕你卖破衣当棉絮,也要送我读书嘛。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头猪。养儿不学艺,挑断箩筐系……不过,我还是不后悔。要是不当清洁工人,没有单位帮我,我能争取到这两居室的公租房吗?要是不当清洁工,暑天里,有领导给我们送绿豆汤,送霍香正气液吗?
  “今年我们又增加了工资,现在每个月除去五险以后,拿到手上的还有九百多。以前只有教师和公社干部退休以后才拿工资。再过三年我就退休了,也可以百事不管每月净拿两千多,比现在一天干到黑还多。我祖宗八代都没遇上这样好的政策,都没享过这样的福呀!再加上,两儿子读到大学毕业,我欠的一屁股债昨天也还清了,无账一身轻哪!老庚儿,你说说,我今天该不该高兴哪?”
  被瘦子的情绪所感染,高个儿打了长长一个酒嗝之后,也将逢人只说三分话的祖训忘得一干二净,他禁不住自吹自擂起来:“老庚儿,今天莫怪我吃了你的饭,喝了你的酒,还要来踏你。我问你,这世上哪种人最可悲?就是像你这样的,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自己挣的钱自己用尽了的人。不是吹牛,我每个月的正工资,就是送环卫处的领导还不够。”
  瘦子瞪大眼睛,吃惊地问道:“老庚儿,你莫吓我哟!我只听说过买官当的,没听说过买环卫工人干的。”
  在酒精的作用下,高个儿开始实话实说:“老庚儿,实话告诉你吧?我每天打扫商业街捡的零钱,一个月下来也有千儿八百的。以前捡的是分分钱,现在捡的是块块钱,有时运气好,还可以捡一张十块二十块的大钞。”
  “不是说捡的东西都要交还失主么?如果找不到失主的,也要交到环卫处,登报,让失主来领取。”瘦子问。
  “起先我交过几回公,环卫处的领导说,我们收下是可以,但总是无人来领也不是个办法。登报吧,那几块零钱还不够版面费。最后,环卫处的领导说,算了,谁捡谁得,作奖金处理。与废礼品包装纸所卖的钱相比较,这捡来的零钱还只能算个零头。我在商业街收集的废礼品包装纸,一个月可卖四五千块,七七八八加起来,我每个月至少有八千块进账。环卫处的领导一个个都不是傻子,他们心里明白得很。要是你人不人狗不狗的,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你换到那鬼不生蛋的地段去了。老庚儿,说直白点吧,好位置不事先花钱保,待别人动了心思,你就只有啃泥巴的命了。”高个儿说完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  “老庚儿,你这么发财还叹啥子气呢?”
  高个儿不停地摆脑壳,像刚从水里爬上来的狗,不停地摇头晃脑,以甩掉头上的水珠。“我叹的不是这个,老庚儿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!问题出在我那大儿子身上。我花血本培养他,还指望他成大器了,家人都癞子跟着月亮走,沾他的光呢。没想到他大学毕业之后,就在我们乡当教师,每月明账有五千多,然而扣了五险一金以后,除了锅巴没得饭,一个月下来也只够糊个嘴儿。他参加工作七八年了,至今房子没得影儿,媳妇没得影儿。现在没房子,哪个大姑娘愿意嫁给你呀?我一天都愁得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你说我叹不叹气呀?”
  瘦子最崇拜知书识礼的教书先生。“教书好啊,我那两个儿子一考上大学,我就给他们下了一道死命令,必须选择教书,不然老子就不供养你。老庚儿,你想想,哪个朝代缺得了教书匠呢?我们村里有位老教师,他在国民党手里教过十几年书,解放后他又教了二十几年才退休。他在国民党手里教的那十几年,政府不仅给他算了工龄,而且退休了照样拿工资。”
  高个儿听了瘦子活生生的例子,还是不为所动。“那是过去,如今的人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。老庚儿,我也是两个儿子。原先我最担心小儿子,他有点傻,就是把书装在子弹里,用枪也打不进他脑子里去,他小学没毕业就去重庆当扁担了。大儿子读大学花了十几万,为了一碗水端平,我就在县城给小儿子买了一套商品房。大儿子读了那么多书,我想他参加工作了,一定能凭自己的本事买上房子。现如今呢,恰恰相反。小儿子在重庆当扁担,一个月少说也能挣八九千,除了我给他买的那套房,他自己还在县城又买了一套房。目前,大儿子是狗屎做金箍棒,闻(文)又闻不得,舞(武)又舞不得,反倒成了我心里的一砣忧肉。我每个月磨骨头的几个钱,全给了他,指望他攒足首付款后,也在县里整套房子,再帮他娶个婆娘,成个家。早知如此,我当初就不花那些冤枉钱,把他当一条猪养大,还省事些。”
  “老庚儿,古人说得好,人到黑处自有歇处,你也别太操心了。我不相信一个大学生,在这个讲求知识的社会里,还比不上一个傻儿。”瘦子宽慰高个儿说。
  俩老庚儿各自都把装在心里的这些话说了百十遍,说得口干舌燥,喉咙冒烟,连嘴唇都木麻了,他们才散伙。但酒醉心明白,高个儿还是把最要紧的一件事,隐藏在心底,没透露给瘦子。他害怕此事一张扬出去,其他人也都步他的后尘,顶他的真,让他的计划泡了汤。临别时,高个儿还特别强调,明年的今天仍来这里喝一杯儿,由他买单。
  俩老庚儿分别之后的那段时间里,环卫处将每人每年五十块生日津贴,作为乱发津补贴予以取消了,俩老庚儿因此再未会过面。直到三年后办退休手续的那一天,也就是他们六十岁生日那一天,才又走到一起。
  白科长递给俩老庚儿《退休证》时,深情地祝福他们说:“光荣退休,祝贺,祝贺!”
  因有约在先,俩老庚儿办完退休手续就来到了从前那个小饭馆。走进从前那个雅间,瘦子便叽叽喳喳地嚷开了:“老庚儿,我们终于可以享享清福了。我的两个儿子都在重庆主城教书,他们都给自己按揭了房子,还合起来给我也买了一套小户型,今天办完手续我就上重庆养老去了。老庚儿,今后你如果来重庆,一定要去我那儿,我俩见面先喝三杯再往下说。后脑勺上一撮毛,摸得到看不到啊!就是做梦也没想到,老庚儿,我这一辈子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!”
  “十两银子——一锭(定)。等大儿子买了房子,娶了媳妇以后,我还是想到《三国演义》里提到的那些地方,去逛一圈儿。老庚儿,到时我一定来拜访你。老庚儿,我们上次分别后的第二天,我就因病办了退养手续,儿子接的我那个岗位。今天我是来办正式退休手续的。”高个儿这才暴露他的机密。
  瘦子问:“幺儿接的班么?”
  “大儿接的。”
  瘦子愕然:“老庚儿,他不是在教书么?”
  “我办了退养手续后,大儿就辞职接了我那份活儿。”
  “我不明白,老庚儿,教师待遇那么好,你怎么能让大儿子辞职呢?”瘦子一副深感痛心的样子。要是他知道现在国家不准请客送礼了,卖废礼品包装纸的收入已经归零,恐怕他还会大声斥责高个儿几句呢。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老庚儿。”将三国故事背得滚瓜烂熟的高个儿,故作高深地答道。“天下政策,久松必紧,久紧必松。”

  



补充内容 (2018-1-18 17:12):
【后记】如有兴趣,请读后面第三稿。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1-19
在线时间
388 小时
威望
280
金钱
2981
注册时间
2015-4-1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892
主题
104
精华
17
积分
280
UID
23889
发表于 2016-11-10 17:56:54 |显示全部楼层
她走近二人,极不耐烦地嚷道:“你们是不是来吃饭的啊?如果不是就请滚开!好狗不挡路嘛,这样子影响我们做生意呢!”迎宾小姐真正会这么说?请再斟酌一下。

点评

程贤富  佩服老朋友的火眼金睛,这个话是过了些,修改过来了。真诚感谢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-11-11 10:15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1-19
在线时间
388 小时
威望
280
金钱
2981
注册时间
2015-4-1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892
主题
104
精华
17
积分
280
UID
23889
发表于 2016-11-10 18:05:58 |显示全部楼层
俩老庚儿分别之后的那段时间里,国内形势急转直下,各行各业都不准乱发津补贴,不准乱请客,不准乱送礼……环卫处经过认真清查,也将每人每年五十块生日津贴,作为乱发津补贴予以取消了。不准请客送礼了,商业街的礼品包装废纸从此日渐减少,收购价也从七八毛一斤断崖似地跌到了一二毛,最近再生资源回收站甚至封了秤,停止收购了。
  自从取消了生日津贴之后,俩老庚儿也再没会过面。
假如我写,这段文字不要。

点评

程贤富  感谢老朋友的辛苦阅读,感谢老朋友的诤言,问好,辛苦你了,献茶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-11-11 10:06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1-19
在线时间
388 小时
威望
280
金钱
2981
注册时间
2015-4-1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892
主题
104
精华
17
积分
280
UID
23889
发表于 2016-11-10 18:07:40 |显示全部楼层
俩老庚写活了,好文章,高亮荐读,建议精华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1-11 10:06:30 |显示全部楼层
黄土地 发表于 2016-11-10 18:05
俩老庚儿分别之后的那段时间里,国内形势急转直下,各行各业都不准乱发津补贴,不准乱请客,不准乱送礼…… ...

感谢老朋友的辛苦阅读,感谢老朋友的诤言,问好,辛苦你了,献茶!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1-11 10:15:09 |显示全部楼层
黄土地 发表于 2016-11-10 17:56
她走近二人,极不耐烦地嚷道:“你们是不是来吃饭的啊?如果不是就请滚开!好狗不挡路嘛,这样子影响我们做 ...

佩服老朋友的火眼金睛,这个话是过了些,修改过来了。真诚感谢。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1-19
在线时间
388 小时
威望
280
金钱
2981
注册时间
2015-4-1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892
主题
104
精华
17
积分
280
UID
23889
发表于 2016-11-11 13:45:20 |显示全部楼层
再读先生小说,俩老庚的人物形象如在眼前,写底层的文字也难道。加精华!

点评

程贤富  感谢老朋友鼓励!问好,冬安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-11-11 14:47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1-11 14:47:22 |显示全部楼层
黄土地 发表于 2016-11-11 13:45
再读先生小说,俩老庚的人物形象如在眼前,写底层的文字也难道。加精华!

感谢老朋友鼓励!问好,冬安!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8Rank: 8

最后登录
2019-1-18
在线时间
1374 小时
威望
135
金钱
4106
注册时间
2015-10-9
阅读权限
200
帖子
1935
主题
71
精华
23
积分
135
UID
25150
发表于 2016-11-11 19:42:02 |显示全部楼层
人物塑造不错,但结尾平了,似乎没有处理好

点评

程贤富  是的,结尾太仓促了点,感谢哥子。问好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-11-11 20:48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1-11 20:48:31 |显示全部楼层
海上清风 发表于 2016-11-11 19:42
人物塑造不错,但结尾平了,似乎没有处理好

是的,结尾太仓促了点,感谢哥子。问好。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6-12-23 11:12:27 |显示全部楼层

《俩老庚儿》修改稿

本帖最后由 程贤富 于 2016-12-23 16:48 编辑

  清早起来,瘦子穿着那件被汗碱咬得稀烂的衬衣,赶到环卫处时,财会室的工作人员却还没到位。瘦子到了一小会儿之后,高个儿也到了。因为一年到头都各自在马路上守着,产生不了交集,所以他们虽然同在一个单位工作,但是彼此之间并不相识。对于在县城马路上扫地的这样两个人,外人更是无从知道他们姓甚名谁。财会室门前只有一个座位,瘦子赶快站起身来。高个儿见瘦子穿着筛子眼一样破烂的衬衣,就轻蔑地挥了挥手,示意他坐下。瘦子心虚地蜷了一下腿,想坐下,最终还是站直了身子,陪高个儿说着话。
  瘦子见高个儿那派头,像个大领导,就问:“你也是来领生日津贴的?”
  高个儿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也是吧?”
  瘦子点点头。
  高个儿又问:“你是哪一年出生的?”
  “1956年。”
  “丙申年,属猴,我也是。那我们是老庚儿哟!”高个儿故作亲热地说。
  瘦子受宠若惊地将一副皮肉松驰的脸,挤出了一堆生硬的笑。
  同年出生的男性,互称老庚儿。他俩不仅同年,而且还同月同日呢,更是货真价实的老庚儿了。俩老庚儿继续追问下去,他俩甚至连出生的时辰也完全相同。二人正在摆谈他们各自所打扫的那段马路时,出纳到了。出纳取出花名册,高个儿签了字,瘦子从裤袋里掏出私章盖了。出纳自保险柜里取出两张青蛙皮,分别递予二人。
  从今年一月一日起,环卫处规定,清洁工人生日那天,发五十元生日津贴,放假休息一天。
  二人走出财会室,平素少言寡语的瘦子,今天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“老庚儿,这命哪,不信还真是不行呢。”
  高个儿怔怔地望着瘦子,不晓得他这话是啥意思。
  瘦子继续道:“老庚儿,以前我常听人说,一个人从妈肚子里滚出来的那个时辰,就决定了他的一生,还真是不假。你看,我俩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,所以都是当清洁工人的命……”
  在瘦子说话的过程当中,高个儿愣眉愣眼地瞅了瘦子几眼,见不懂事的瘦子一直没有刹车的意思,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老庚儿,谁的命跟你一样啊?你想想,跟我们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,在全国,至少也有好几万吧。其中可能有当省长的,也有当县长的,也有像我们这样当清洁工人的,也有在大街上讨米要饭的。老庚儿,你拉滩稀屎当镜子,把自己好好照一下,我跟你一样吗?我虽则与你同为环卫工人,可我这命,也比你强嘛!你连各人那三个字也写不出,我呢,尽管也只是个小学毕业,但《三国演义》我还是咬得烂的。”
  瘦子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  二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来到马路边,正要分道扬镳时,瘦子突然回转身抓住高个儿的手。“老庚儿,今天我请客,中午我们好生喝一杯。”
  “今天我俩都把生日津贴拿出来,AA制。老庚儿,各人请各人最好,到头来谁也不欠谁的人情。”高个儿说。
  “要AA制也可以,今年我请客,明年你请,要不要得?”瘦子坚持要请客。
  “未必你昨天扫地捡了钱,不花掉这五十块,你心里就像猫子抓呀?”高个儿怀疑瘦子另有目的,比如说向他打听哪段马路肥,哪段马路瘦之类的,就故意这样编派他,以套他的话。
  “我打扫贫民区前面那条马路,平常老头老太们走路时,两眼都左扫右扫的,就是有人丢了钱,也不会专等我来捡嘛!老庚儿,你在商业街扫地,有可能天天捡钱,所以这样来打趣我!”
  “要是打扫商业街能捡到钱噻,老庚儿,这肥缺也轮不上我。今天,你没捡到钱就是遇上其他好事了,假若你不说出来,我们就脑壳上敲磬儿,各散五方神儿!”高个儿怕暴露打扫商业街的好处,急忙转移话题。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昨天我搬进了二居室的新屋。老庚儿,我昨晚上睡在新屋里,高兴得喉咙直发痒,不是想破着嗓子吼一支山歌,就是想用烈酒去刺激一下它!”瘦子说出实情。
  “你买了商品房,有本事,老庚儿,我今天一定陪你喝一杯儿,庆贺庆贺!”
  “哪里哪里,单位给我争取的一套公租房。老庚儿,今天中午就到我家嗨去吧,好顺便看看我那套新房。”
  “把客请到家里去,整脏了,也难得搞卫生嘛!”瘦子刚乔迁新居,高个儿觉得空着双手去不好意思,就找歪歪理由拒绝。
  “我们都是搞卫生的人,拖几下地又算什么?我那套房子虽说窄点,可麻雀虽小,肝胆俱全,吃喝拉撒睡,各有各的地儿呢!”瘦子说起新房就兴奋不已。
  “老庚儿,还是外头好些,无拘无束的。”
  “外头就外头,一言为定。只是时间还早,老庚儿,我俩先到哪里逛逛再说?”见高个儿一再坚持,瘦子只好让了步。
  “听说临江公园修得漂亮,这么多年了,我还一直没去过呢。”
  “我也没去过,就这样定了。”瘦子附和说。
  俩老庚儿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;一个脚蹬油光锃亮的皮鞋,一个足穿露出脚指的雨鞋;一个像腰缠万贯的大老板,一个像穷斯滥矣的叫化子;他们一前一后,在公园里转悠。由于以前俩老庚儿长年被套在马路上,哪怕公园竣工好多年了,可他们都一直没时间去过。今天一见,这公园确实比王母娘娘的后花园还美三分。不知不觉挨到了中午时分,瘦子首先觉得有些饿了,说:“老庚儿,你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多些,熟悉情况,介绍个地方吧!”
  “李白酒楼不错!”
  “好的,老庚儿,今天我们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  李白酒楼到了,那装璜豪华的大门和乳沟毕现的迎宾小姐,将老实巴交的瘦子吓得挪不动步子了,他站在大理石台阶上,低声说:“老庚儿,酒楼这么阔气,一餐饭下来,起码要花好几百哟。找个小饭馆,我们俩就是饭认饱、酒认醉,也最多花五十块钱。多出的这几百,其实付的是装修费,不划算。”说到这里,瘦子瞟了瞟酒楼的大门,却不敢朝门楼里张望。
  高个儿不以为然地说:“贵什么啊贵?最多四五百,我和家人时常在这里聚餐呢。”
  俩老庚儿正站在大门前犹豫不决时,一位身着旗袍的迎宾小姐,露出整个背部和半个胸部,迈着修长的白腿走了过来。走路带起的微风,把她的高衩旗袍掀开了,那白嫩的股沟格外显眼。她走近二人,彬彬有礼地道:“你们是不是来吃饭的啊?如果不是就请走开,这样子影响我们做生意呢!”
  迎宾小姐的话,使正在犹豫中的瘦子生了气,他带着气愤而又羞愧的神色走开了。高个儿在离开时,任由皮鞋底子把大理石台阶跌得轰轰响。瘦子自作主张地把高个儿带到平时吃工作餐的小饭馆,找了个雅间让高个儿坐了下来,瘦子跟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妇女耳语了几句之后,就空着双手迅速跑了出去。等瘦子再次回来时,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一绺五花肉、半牙猪肝和一把黄叶子白菜。
  瘦子一回到饭馆就呵呵大笑地对高个儿说:“老庚儿,别见外,买菜加工划算些。路过菜市场时,我还顺便捡了些丢弃的白菜叶子。”
  “老庚儿,客随主便,只要不是老鼠药就行。”高个儿说完这话,才发觉自已的口气有些杵人。
  撸掉黄叶子,瘦子将剩下的白菜茎送进厨房后,又在吧台底下找了个灰不溜秋的大饮料瓶子,跑出了小饭馆。待瘦子打回两斤高度散装白酒时,他们所在雅间的桌子上,已摆上三盘菜:酸菜炒猪肝,酱爆回锅肉,醋溜白菜茎。瘦子拧开饮料瓶子,各倒了满满一玻璃杯,接着便喝开了。酒至半酣,原先显得城府极深的高个儿,此时也噼哩啪啦地说个没完。他的大嗓门,把侧边雅间里的一位贵客给引了过来。
  “耶,是你们二位呀?”环卫处白科长一手提啤酒瓶,一手拿酒杯走了进来。
  高个儿与白科私交甚厚。“今天是我们生日,一起来喝杯寡酒。白科,请!”
  “来,来,来!满上,满上!”白科见二人喝的是散装白酒,就给他们各斟了一杯,而后自己也斟了一杯啤酒。“干杯!”白科举起酒杯分别与二人碰了一下。“我先干为敬,你们随意!”白科喝完,把杯子倒立在空中,以证实杯里确实空了。
  俩老庚儿站直身子,一起大喝了一口。
  “不行,两脚一站,喝酒不算。”白科要罚他们的酒。“你们工作时一天站到黑,今天又站着喝酒,外人看到了,还认为我们当领导的耍霸道,在惩罚你们站着喝酒呢!你们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啊?”
  俩老庚儿第一次得知这个规矩,深感自己太无知。为了投表现,二人索性举起酒杯,张开大嘴,咕嘟咕嘟,来了个底朝天。
  白科伸出大拇指,不折不扣地表扬了他俩一通。
  高个儿喝完酒,递给白科一双筷子:“白科,溜路要走得快,喝酒要吃菜。”
  白科坐下,乍一伸筷子,便惊叫道:“怎么这么寒酸呢?”他把头伸出雅间门,“老板,快把菜谱拿来。”
  那黝黑的中年妇女,手拿一张从鞋盒上剪下来的白纸板,上面用圆珠笔写着两排菜名菜价,飞跑过来,珠峰似的一对乳房在胸前上下翻滚。
  白科睁大被酒精刺得布满血丝的眼睛,瞟了一眼菜谱:“把你们最拿手的搞两盘来就行。”
  高个儿讨好地问:“白科,你今天怎么也屈驾到这小饭馆来了?”
  白科先做了个表示亲密的动作,接着又降低了音量。“昨天收到一份文件,规定了十不准,其中就有不准大吃大喝,不准乱发津补贴,不准请客送礼……”边说边起身。“好,二位慢用,我回去陪客。”
  白科走后不久,新叫的两个菜便送来了。菜好酒好心情好,俩老庚儿来了个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酒兴正浓时,雅间的门忽然被白科推开,他伸进半边脸:“二位喝好,我走了。”
  俩老庚儿赶忙站起身,要出去送他。
  “大可不必,大可不必。”白科转身准备离开,陡然想起什么,又回转身子说。“当真,添的那两个菜,还有那二十块加工费,我也一并买了单!”
  瘦子听说白科把加工费也付了,以为是他掏的私包呢,就摸出那张生日津贴,生死要他收下。白科死活不收。
  高个儿插嘴说:“老庚儿,白科既然体爱下属,我们今天也就领了。要感谢他,今后机会多着呢!”
  白科又是敬酒,又是添菜,又是帮忙付加工费,瘦子不禁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。
  白科离开了,俩老庚儿又一顿猛喝,喝得瘦子有些飘飘然,连平时习以为常的礼数也忘了。他没大没小地伸出两个指头,一面放在嘴边大声吸气,一面问高个儿:“老庚儿,有没有?讨一支过个瘾!”
  高个儿麻利地抽出一支中华牌香烟递给瘦子。“来吧,老庚儿!我平时也就抽个十块二十块的,今天是生日,破个例,买了包好烟。”
  瘦子一边享受着那支烟,一边翻来覆去地说:“老庚儿,以前在农村时,吃水自己挑,烧柴上山砍,烟是田里种的,酒是用包谷到酒厂换的。进城了,水煤电要钱,抽烟喝酒要钱。对不起,水电煤省不掉,只有把烟酒戒了。十几年来,我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米钱,剩下的就全给两个读书的儿子了。菜呢,市场收摊儿以后,就去捡些商户们丢弃的烂菜。什么鱼啊肉啊酒啊烟啊,都晓不得是么子味道了。只要两个儿子读书成绩好,就是这样子我也心甘情愿。
  “老庚儿,当环卫工人下贱呀!晚上迎星星,早晨送月亮。别的行业,工具都是单位出,我们要自带。一到夏天,我们的衣服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连裤裆里也没一根干纱,看背影,别人还以为我们是一群来了月经的女人呢。就是这样拼命干,如果人们理解我们,尊重我们,我心里也好受些儿。有一天,一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小妹儿,站在我的垃圾推车面前,却把卫生纸朝地上扔。我说,妹儿,你把它丢在车里不行吗?你猜她啷个回答我?她说,要是全国人民都这样自觉,你们不失业了呀?
  “我说,妹子,你这话有道理。恨只恨我那该死的父亲,哪怕你卖破衣当棉絮,也要送我读书嘛。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头猪。养儿不学艺,挑断箩筐系……不过,我还是不后悔。要是不当清洁工人,没有单位帮我,我能争取到这两居室的公租房吗?要是不当清洁工人,暑天里,有领导给我们送绿豆汤,送霍香正气液吗?
  “今年我们又增加了工资,现在每个月除去五险以后,拿到手上的还有九百多。这个,你比我还清楚。以前只有教师和公社干部退休以后才有工资。再过三年我就退休了,也可以百事不管每月净拿两千多,比现在一天干到黑还多。我祖宗八代都没遇上这样好的政策,都没享过这样的福呀!再加上,昨天我搬进了新房,两个儿子读书欠下的一屁股债,不久前也还清了,无账一身轻哪!老庚儿,你说说,我今天该不该高兴哪?”
  受瘦子的情绪感染,高个儿打了长长一个酒嗝之后,也将逢人只说三分话的祖训忘得一干二净,禁不住自吹自擂起来:“老庚儿,今天莫怪我吃了你的饭,喝了你的酒,还要来踏你。我问你,这世上哪种人最可悲?就是像你这样,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自己挣的钱自己用尽了的人。不是吹牛,我每个月的正工资,就是送环卫处的领导还不够。”
  瘦子瞪大眼睛,吃惊地问:“老庚儿,你莫吓我哟!我只听说过买官当的,没听说过买环卫工人干的。”
  在酒精的作用下,高个儿开始实话实说:“老庚儿,实话告诉你吧?我每天打扫商业街捡的零钱,一个月下来也有千儿八百的。以前捡的是分分钱,现在捡的是块块钱,有时运气好,还可以捡一张十块二十块的大钞。”
  “不是说捡的东西都要交还失主么?如果找不到失主的,也要交到环卫处,登报,让失主来领取。”瘦子问。
  “起先我交过几回公,环卫处的领导说,我们收下是可以,但总是无人来领取也不是个办法。登报吧,那几块零钱不够版面费。最后,环卫处的领导说,算了,谁捡谁得,作奖金处理。与废品包装纸所卖的钱相比较,这捡来的零钱还只能算个零头。我在商业街捡的废品包装纸,一个月可卖好几千,七七八八加起来,每个月,我至少有六七千块钱进账。环卫处的领导,一个个都不是傻子,他们心里明白得很。要是你人不人狗不狗的,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你换到那鬼不生蛋的地段去了。老庚儿,说直白点吧,好位置不事先花钱保,待别人动了心思,你就只有啃泥巴的命了。”高个儿说完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  “老庚儿,你这么发财还叹啥气呢?”
  高个儿不停地摆脑壳,像一条刚从水里爬上来的狗,不停地摇头晃脑,以甩掉头上的水珠那样。“我叹的不是这个,老庚儿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!问题出在我那大儿子身上。我花血本培养他,还指望他成大器了,家人都癞子跟着月亮走,沾他的光呢。没想到,他大学毕业之后,就在我们乡上当教师,每月明账有五千多,然而扣了五险一金以后,除了锅巴没得饭,一个月下来只够糊嘴儿。他参加工作七八年了,至今房子没得影儿,媳妇没得影儿。现在没房子,哪个大姑娘愿意嫁给你呀?我一天都愁得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你说我叹不叹气呀?”
  瘦子最崇拜知书识礼的教书先生。“教书好啊,我那两个儿子一考上大学,我就给他们下了一道死命令,必须选择教书,不然老子就不供养你。老庚儿,你想想,哪朝哪代缺得了教书匠呢?我们村里有位老教师,他在国民党手里教过十几年书,解放后他又教了二十几年才退休。他在国民党手里教的那十几年,政府不仅给他算了工龄,而且退休工资一分不少。”
  高个儿听了瘦子活生生的例子,还是不为所动。“那是过去,如今的人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。老庚儿,我也是两个儿子。原先我最担心小儿子,他有点傻,就是把书装在子弹头上,用枪也打不进他脑子里去,他小学没毕业就去重庆当扁担了。大儿子读大学花了我十几万,为了一碗水端平,我就在县城给小儿子买了一套商品房。大儿子读了那么多书,我想他参加工作了,一定能凭自己的本事买上房子。现如今呢,恰恰相反。小儿子在重庆当扁担,一个月少说也能挣八九千,除了我给他买的那套房,他自己还在县城又买了一套房。目前,大儿子是狗屎做金箍棒,闻(文)又闻不得,舞(武)又舞不得,反倒成了我心里的一砣忧肉。我每个月磨骨头的几个钱,全给了他,指望他攒足首付款后,也在县里整套房子,再帮他娶个婆娘,成个家。早知如此,我当初就不花那些冤枉钱,把他当一条猪养大,还省事些。”
  “老庚儿,古人说得好,人到黑处自有歇处,你也别太操心了。我不相信一个大学生,在这个讲求知识的社会里,还比不上一个傻儿。”瘦子宽慰高个儿说。
  俩老庚儿各自都把心里话说了百十遍,说得口干舌燥,喉咙冒烟,连嘴唇都木麻了,他们才散伙。但酒醉心明白,高个儿还是把最要紧的一件事,隐藏在心底,没透露给瘦子。他害怕此事一张扬出去,其他人也都步他的后尘,顶他的真,让他的计划泡了汤。临别时,高个儿还特别强调,明年的今天仍来这里喝一杯儿,由他买单。
  俩老庚儿分别之后的那段时间里,环卫处将每人每年五十块生日津贴,作为乱发津补贴予以取消了,俩老庚儿因此再未会过面。直到三年后办退休手续的那天,也就是他们六十岁生日那天,才又走到一起。
  白科长递给俩老庚儿《退休证》时,深情地祝福他们说:“光荣退休,祝贺,祝贺!”
  因有约在先,俩老庚儿办完退休手续就来到了从前那个小饭馆。走进从前那个雅间,瘦子便大大咧咧地嚷开了:“老庚儿,我们终于可以享享清福了。我的两个儿子都在重庆主城教书,他们都给自己按揭了房子,还合起来给我也买了一套小户型,今天办完手续我就上重庆养老去了。老庚儿,今后如果你来重庆,一定要去我那儿,我俩见面先喝三杯再往下说。后脑勺上一撮毛,摸得到看不到啊!就是做梦也没想到,老庚儿,我这一辈子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!”
  “十两银子——一锭(定)。等大儿子买了房子,娶了媳妇以后,我还是想到《三国演义》里提到的那些地方,去逛一圈儿。老庚儿,到时我一定来拜访你。老庚儿,我们上次分别后的第二天,我就因病办了退养手续,儿子接的我那个岗位。今天我是来办正式退休手续的。”高个儿这才曝露他的机密。
  瘦子问:“幺儿接的班么?”
  “大儿接的。”
  瘦子愕然:“老庚儿,他不是在教书么?”
  “我办了退养手续后,大儿就转行接了我那份活儿。”
  “我不明白,老庚儿,教师待遇那么好,那么受人尊敬,你怎么能让他转行扫马路呢?再说,现在废品包装纸的价格一天不如一天,几乎一文不值了?”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老庚儿。难道你没听说过?白科长也是教师转行过来的,当初他也扫过几年马路,后来才当上科长!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8-1-18 17:09:03 |显示全部楼层

《俩老庚儿》第三稿

本帖最后由 程贤富 于 2018-1-19 10:36 编辑

  清早起来,瘦子穿着那件被汗碱咬得稀烂的衬衣,赶到环卫处时,财会室的工作人员还未上班。过了一小会儿,又来了一位高个儿。因为一年到头都各自在马路上守着,产生不了交集,所以瘦子和高个儿虽然同在环卫部门工作,但是两人并不相识。财会室门前只有一个座位,瘦子赶快站起身来。高个儿见瘦子穿着跟筛子眼一样破烂的衬衣,就像个大领导似的挥了挥手,示意瘦子坐下。瘦子心虚地蜷了一下腿,想坐下,最终还是站直了身子,陪高个儿说着话。
  瘦子见高个儿派头不小,就问:“你也是来领生日津贴的?”
  高个儿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也是吧?”
  瘦子点点头。
  高个儿又问:“你是哪一年出生的?”
  “1956年。”瘦子回答。
  “丙申年,属猴,我也是。那我们是老庚儿哟!”高个儿故作亲热地说。
  瘦子受宠若惊地将一副皮肉松驰的脸,挤出了一堆生硬的笑。
  同年出生的男性,互称老庚儿。他俩不仅同年,而且还同月同日,更是货真价实的老庚儿了。继续追问下去,他俩甚至连出生的时辰也完全相同。二人正在摆谈一些生活琐事时,出纳到了。出纳取出花名册,高个儿签了字,瘦子从裤袋里掏出私章盖了。出纳自保险柜里取出两张青蛙皮,分别递予二人。
  从今年一月一日起,环卫处规定,清洁工人生日那天,发五十元生日津贴,放假休息一天。
  二人走出财会室,平素少言寡语的瘦子,今天好象打开了话匣子:“老庚儿,这命哪,不信还真是不行呢。”
  高个儿怔怔地望着瘦子,不晓得他这话是啥意思。
  瘦子继续着他的理论。以前常听人说,一个人从妈肚子里滚出来的那个时辰,就决定了他的一生,还真是不假。他和高个儿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,因此都是当清洁工人的命……
  在瘦子说话的过程当中,高个儿愣眉愣眼地瞅了瘦子几眼。不懂事的瘦子自顾自说着,一直没有刹车的意思,高个儿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谁的命跟你一样啊?你想想,跟我们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,在全国,至少也有好几万吧。其中可能有当省长的,也有当县长的,也有像我们这样当清洁工的。老庚儿,你拉滩稀屎把自己好好照一下,我跟你一样吗?我尽管与你同为环卫工人,可是我这命也比你强百倍嘛!你连各人那三个字也认不得!我呢?尽管也只是个小学毕业,但那三个字我认得它,它也认得我。”
  瘦子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  二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来到马路边,正要分道扬镳时,瘦子突然回转身抓住高个儿的手,他今天想请高个喝一杯。高个却不乐意,他建议把今天的五十块生日津贴拿出来,AA制。瘦子折了个衷,今年由他出钱请高个儿,明年高个儿出钱请他。
  高个儿同意了瘦子的意见,但又害怕瘦子向他打听哪段马路肥,哪段马路瘦之类的,又有些后悔,就想套瘦子话。“未必你昨天扫地捡了钱,不花掉这五十块,心里就像猫子抓呀?”
  “我打扫贫民区前面那条马路,平常老头老太们走路时,两眼都左扫右扫的,就是有人丢了钱,也轮不上我嘛!老庚儿,你在商业街扫地,有可能天天捡钱,所以这样来打趣我!”
  “老庚儿,你扫地没捡到钱就是遇上其他好事了,假若你今天不说出来,我们就脑壳上敲磬儿,各散五方神儿!”高个儿怕暴露打扫商业街能捡钱的机密,便急忙岔开话题。
  “昨天我搬了新居。老庚儿,我昨晚上睡在新屋里,高兴得喉咙直发痒,不是想破着嗓子吼一阵,就是想用烈酒去刺激一下它!”瘦子说出实情。
  “你买了商品房,有本事,老庚儿,我今天一定陪你喝一杯儿,庆贺庆贺!”
  “哪里哪里,单位给我争取了一套公租房。老庚儿,今天中午就到我家嗨去吧,也好顺便看看我那套新房。”
  “老庚儿,还是外头好些,无拘无束的。”本地风俗,走进人家刚乔迁的新居是要送礼的,故高个儿竭力反对。
  “外头就外头,一言为定。只是时间还早,老庚儿,我俩先到哪里逛逛再说?”高个儿一再坚持,瘦子只好让了步。
  “听说临江公园修得漂亮,这么多年了,我还一直没去过呢。”
  “我也没去过,就这样定了。”瘦子附和说。
  俩老庚儿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;一个脚蹬油光锃亮的皮鞋,一个足穿露出脚指的雨鞋;一个像腰缠万贯的大老板,一个像穷斯滥矣的叫化子;他们一前一后,在公园里转悠。由于俩老庚儿长年被套在马路上,哪怕公园竣工好多年了,可他们都一直没去耍过。今天一见,这公园确实修得比王母娘娘的后花园还漂亮。不知不觉挨到了中午时分,瘦子觉得有些饿了,就说:“老庚儿,你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多,熟悉情况,介绍个地方吧!”
  “李白酒楼不错!”
  “好的,老庚儿,今天我们来个不醉不归。”
  李白酒楼到了,那装璜豪华的大门和乳沟毕现的迎宾小姐,将老实巴交的瘦子吓得挪不动步子了,他站在大理石台阶上瞟了瞟酒楼的大门,却不敢朝门里张望:“老庚儿,酒楼这么阔气,一餐饭下来,起码要花好几百哟。找个小饭馆,我们俩就是饭认饱酒认醉,也最多花五十块钱。多出的这几百块,其实付的是装修费,不划算。”
  高个儿不以为然地说:“贵什么啊贵?最多四五百,我和家人时常在这里聚餐呢。”
  俩老庚儿正站在大门前犹豫不决时,一位身着旗袍的迎宾小姐,露出整个背部和半个胸部,迈着修长的白腿走了过来。走路带起的微风,把高衩旗袍掀开了,那白嫩的股沟格外显眼。她走近二人,彬彬有礼地道:“你们是来吃饭的吗?请进!”
  迎宾小姐优雅的姿式和客气的语言,让瘦子像小偷一样带着羞愧的神色走开了。紧跟在后的高个儿,任由皮鞋把大理石台阶跌得轰轰响,发泄着离开酒楼的不满。瘦子自作主张把高个儿带到平时吃工作餐的小饭馆,找个雅间让他坐了下来。瘦子跟一位肤色黝黑的中年妇女耳语几句之后,又空着双手跑了出去。等瘦子再次回来时,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一绺五花肉、半牙猪肝和一把黄叶子白菜。
  瘦子一回到饭馆就对着高个呵呵大笑,说:“老庚儿,别见外,买菜加工划算些。路过菜市场时,我还顺便捡了些丢弃的白菜叶子。”
  “老庚儿,客随主便,只要不是老鼠药就行。”高个儿说完这话,才发觉口气有些杵人。
  瘦子撸掉黄叶子,将白菜茎送进厨房,然后在吧台底下找了个灰不溜秋的大饮料瓶子,跑出了小饭馆。当瘦子打回两斤散装白酒时,饭桌上已经摆上三盘菜:酸菜炒猪肝,酱爆回锅肉,醋溜白菜茎。瘦子拧开饮料瓶子,各倒了满满一杯高度白酒。酒至半酣,原先显得城府极深的高个儿,也噼哩啪啦地说个没完。他的大嗓门,把侧边雅间里的一位贵客给引了过来。
  “耶,是你们二位呀?”环卫处白科长一手提啤酒瓶,一手拿着酒杯走了进来。
  高个儿与白科私交甚厚。“今天是我们生日,一起来喝杯寡酒。白科,请!”
  “来,来,来!满上,满上!”白科给二们各斟了一杯白酒,给自己斟了一杯啤酒。“干杯!”白科举起酒杯分别与二人碰了一下。“我先干为敬,你们随意!”白科喝完,把杯子倒立在空中,以证实杯里确实空了。
  俩老庚儿站直身子,一起大喝了一口。
  “不行,两脚一站,喝酒不算。”白科要罚他们的酒。“你们工作时一天站到黑,今天又站着喝酒,外人看到了,还以为是我这个当领导的在罚下属的站呢!你们说,是不是啊?”
  俩老庚儿第一次得知这个规矩,深感自己太无知。为了投表现,二人索性举起酒杯,张开大嘴,咕嘟咕嘟来了个底朝天。
  白科伸出大拇指,不折不扣地表扬了他俩一通。
  高个儿喝完酒,递给白科一双筷子:“白科,溜路要走得快,喝酒要吃菜。”
  白科接过筷子停在空中,惊叫道:“怎么这么寒酸呢?”他把头伸出雅间门,“老板,快把菜谱拿来。”
  那黝黑的中年妇女,手拿一张从鞋盒上剪下来的白纸板,上面用圆珠笔写着两排菜名和菜价,飞跑过来,珠峰似的一对乳房在胸前上下翻滚。
  白科睁大被酒精刺得布满血丝的眼睛,瞟了一眼菜谱:“我懒得看,把你最拿手的搞两盘就行。”
  高个儿讨好地问:“白科,你今天怎么也屈驾到这小饭馆来了?”
  白科先做了个表示亲密的动作,接着又降低了音量。“昨天收到一份文件,规定了十不准……”边说边起身。“好,二位慢用,我回去陪客。”
  白科走后不久,新叫的两个菜便送来了。菜好酒好心情好,俩老庚儿来了个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酒兴正浓时,雅间的门忽然又被推开,白科伸进半边脸:“二位喝好,我走了。”
  俩老庚儿赶忙站起身,要出去送他。
  “大可不必,大可不必。”白科转身准备离开,陡然又回转身子。“添的那两个菜,还有那二十块加工费,我也一并买了单!”
  瘦子听说白科把加工费也付了,以为是他掏的私包呢,就摸出那张生日津贴,生死要他收下。
  白科死活不收。
  高个儿插嘴说:“老庚儿,白科既然体爱下属,我们今天就领了。要感谢他,今后机会多着呢!”
  白科又是敬酒,又是添菜,又是帮忙付加工费,瘦子不禁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。
  白科离开了,俩老庚儿又是一顿猛喝,喝得瘦子有些飘飘然,连平时习以为常的礼数也忘了。他没大没小地伸出两个指头,一面放在嘴边大声吸气,一面问高个儿:“老庚儿,有没有?讨一支过个瘾!”
  高个儿麻利地抽出一支中华牌香烟递给瘦子。“来吧,老庚儿!今天是生日,我破例买了包好烟。”
  瘦子一边享受着那支烟,一边翻来覆去回忆说,他以前在农村时,吃水自己挑,烧柴上山砍,烟是田里种的,酒是用包谷到酒厂换的。进城了,水煤电要钱,抽烟喝酒要钱。对不起,水电煤省不掉,只有把烟酒戒了。十几年来,他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米钱,剩下的就全给两个读书的儿子了。菜呢,市场收摊儿以后,就去捡些商户们丢弃的烂菜叶子。什么鱼啊肉啊酒啊烟啊,都晓不得是么子味道了。只要两个儿子读书成绩好,就是这样子他也心甘情愿。
  瘦子回忆完农村时的事,还说了当环卫工人的苦楚。他说当环卫工人,晚上迎星星,早晨送月亮。别的行业,工具都是单位出,他们要自带。一到夏天,他们的衣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连裤裆里也没一根干纱,看背影,别人还以为他们是一群来了月经的女人呢。就是这样拼命干,如果人们理解他们,尊重他们,他心里也好受些儿。有一天,一个漂亮得不能再漂亮的小妹儿,站在他的垃圾推车面前,却把卫生纸朝地上扔。他说,妹儿,你把它丢在车里不行吗?说到这里,瘦子停下来,他请高个猜那位姑娘怎么回答他?高个左猜右猜都没猜准。瘦子才说:“她说,要是全国人民都这样自觉,你们不失业了吗?”
  高个儿和着筷子一巴掌拍在饭桌上,饭桌上的碗盘都一齐蹦了半尺多高,接着又稀里哗啦地落在桌上。“妈的!要是遇上我,我就先抽她几耳光再说。”
  “我并不恨这个姑娘。我说,姑娘,你这话有道理。恨只恨我那该死的父亲,哪怕你卖破衣当棉絮,也要送我读书嘛。养儿不读书,不如喂头猪。养儿不学艺,挑断箩筐系……”
  不过,瘦子说,他并不后悔当环卫工人。要是在家里当农民,他能得到这两居室的公租房吗?要是在家里当农民,暑天里有人给他送绿豆汤,送霍香正气液吗?再说,今年又增加了工资,现在每个月除去五险以后,拿到手上的还有九百多,退休后每月还可以净拿两千多,比现在一天干到黑还多,他更加不后悔了。瘦子说到这里,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几度:“老庚儿,你说,我今天该不该高兴?该不访喝酒?”
  受瘦子的情绪感染,高个儿打了长长一个酒嗝之后,也将逢人只说三分话的祖训忘得一干二净,禁不住自吹自擂起来:“老庚儿,今天莫怪我吃了你的饭,喝了你的酒,还要踏屑你。我问你,这世上哪种人最可悲?就是像你这样,一分钱掰成两半花,自己挣的钱自己用尽了的人。不是吹牛,我每个月的正工资,就是送环卫处的领导还不够。”
  瘦子瞪大眼睛,吃惊地问:“老庚儿,你莫吓我哟!我只听说过花钱买官当的,从没听说过花钱买环卫工人干的。”
  在酒精的作用下,高个儿开始实话实说。说他每天打扫商业街捡的零钱,一个月下来也有千儿八百块。以前捡的是分分钱,现在捡的是块块钱,有时运气好,还可以捡几张十块二十块的大钞。
  “不是说捡的东西都要交还失主么?如果找不到失主也要交到环卫处,登报,让失主来领取。”瘦子问。
  高个儿说,起先他交过几回公,可是环卫处的领导说,他们收下那些零钱是可以,但总是无人来领取也不好。登报吧,不够版面费。最后,环卫处的领导说,算了,谁捡谁得,作奖金处理。与卖废品包装纸所挣的钱相比较,这捡来的零钱还只能算个零头。他在商业街捡的废品包装纸,一个月可卖好几千,七七八八加起来,每个月至少有六七千块钱进账。环卫处的领导,一个个都不是傻子,他们心里明白得很。要是你人不人狗不狗的,随便找个理由就把你从这肥地段,换到那鬼不生蛋的地方去了。“老庚儿,换句话说,好位置不事先花钱保,待别人动了心思,你就只有啃泥巴的命了。唉——”
  “老庚儿,你这么发财还叹啥气呢?”
  高个儿不停地摆脑壳,像一条刚从水里爬上来的狗,不停地摇头晃脑,以甩掉附在毛上的水珠。他说,他叹的不是这个,老庚儿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!问题出在他那大儿子身上。他花血本培养他,还指望他成大器了,家人都癞子跟着月亮走,沾大他的光呢。没想到,大儿子大学毕业之后,就在他们乡上当教师,每月明账有五千多,然而扣了五险一金以后,除了锅巴没得饭,一个月下来也只够糊嘴儿。大儿子参加工作七八年了,至今房子没得影儿,媳妇没得影儿。因此他愁得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整天唉声叹气的。
  瘦子最崇拜知书识礼的教书先生。瘦子说教书好啊,他的两个儿子一考上大学,他就给他们下了死命令,不选择教书他就不供养他们。你想,哪朝哪代缺得了教书匠呢?瘦子这个结论,是从他们村里有位老教师身上总结出来的。那位老师在国民党手里教过十几年书,解放后又教了二十几年才退休。那位老师在国民党手里教的那十几年,新政府也给他算了工龄,退休工资一分不少。
  高个儿听了瘦子活生生的例子,还是不为所动。说那是过去,如今的人都是火烧眉毛顾眼前。高个也是两个儿子,原先他最担心小儿子。原因是小儿子有点傻,就是把书装在子弹头上,用枪也打不进他脑子里去,小学没毕业就去重庆当了扁担。大儿子读大学花了他十几万,为了一碗水端平,他就在县城给小儿子买了一套商品房。大儿子读了那么多书,他想大儿子参加工作了,一定能凭自己的本事买上房子。现如今呢,恰恰相反。小儿子在重庆当扁担,一个月少说也能挣八九千,除了他给小儿子买的那套房,小儿子自己又在县城买了一套。目前,大儿子是狗屎做金箍棒,闻(文)又闻不得,舞(武)又舞不得,反倒成了他心里的一砣忧肉。他每个月磨骨头的几个钱,全给了大儿子,指望他攒足首付款后,也在县里整套房子,再娶个婆娘。说到这儿,高个儿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“唉——早知如此,我当初就就把大儿子像猪一样喂着就好了。”
  “老庚儿,古人说得好,人到黑处自有歇处,你也别太操心了。我不相信一个大学生,在这个讲求知识的社会里,还比不上一个傻儿。”瘦子宽慰高个儿说。
  俩老庚儿各自都把心里话说了百十遍,说得口干舌燥,喉咙冒烟,连嘴唇都木麻了才停下来。但酒醉心明白,高个儿纵然说了那么多话,但还是把最要紧的一件事隐藏在心底,没透露给瘦子。他害怕此事一张扬出去,其他人也都步他的后尘,顶他的真,让他的计划泡了汤。临别时,高个儿还特别强调,明年的今天仍来这里喝一杯儿,由他买单。
  从那以后,环卫处将生日津贴作为乱发津补贴予以取消了,俩老庚约定下年再未会面的计划落了空。直到三年后办退休手续的那一天,也就是六十岁生日那一天,他俩才又走到一起。
  白科长递给俩老庚儿《退休证》时,深情地祝福他们说:“光荣退休,祝贺,祝贺!”
  俩老庚儿办完退休手续就来到了从前那个小饭馆。走进从前那个雅间,瘦子便大大咧咧地嚷开了:“老庚儿,我终于可以享享清福了。我的两个儿子都在重庆主城教书,他们都给自己按揭了房子,还合起来给我也买了一套小户型。老庚儿,后脑勺上一撮毛,摸得到看不到啊!就是做梦也没想到,我这一辈子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!”
  “老庚儿,我的日子过得也不错。自从上次分别后,我就因病提前办了退养手续,大儿子接的我那个岗位。今天我才来办正式退休手续。”自以为老谋深算的高个儿,这时才把三年前的机密暴露给瘦子。
  瘦子愕然:“是我听错了么?你怎么能让大儿子放弃教书呢?”
  “我办了退养手续后,大儿子就转行接了我的班儿。”
  “我不明白,老庚儿,教师待遇那么好,那么受人尊敬,你怎么能让他转行扫马路呢?”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老庚儿。”自从政府出台了十不准的政策之后,请客送礼之风得到遏止,包装纸的数量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,价格也一落千丈。再加上银根紧缩,钱不好挣了,当然更捡不到钱了。高个儿正为大儿子转行一事后悔得要死,但他还是打肿脸充胖子。“难道你没听说过?白科长也是教师转过来的,当初他也扫过几年马路,后来才当上科长的!”

使用道具 举报

管理员

站长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最后登录
2019-1-19
在线时间
4618 小时
威望
8968
金钱
7426
注册时间
2012-3-16
阅读权限
200
帖子
12754
主题
406
精华
3
积分
8968
UID
2
发表于 2018-1-25 16:35:20 |显示全部楼层
三次修改,精神可嘉,学习程老师为文的严谨态度!

点评

程贤富  感谢谷主的鼓励,写作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。现在看黄土地给我的建议是正确的,那几句写在那里有些别扭,就修改了。感谢黄土地版主的精心阅读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-2-9 20:01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4

最后登录
2018-11-14
在线时间
470 小时
威望
661
金钱
2677
注册时间
2015-6-27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706
主题
81
精华
11
积分
661
UID
24132
发表于 2018-2-9 20:01:38 |显示全部楼层
ruogu 发表于 2018-1-25 16:35
三次修改,精神可嘉,学习程老师为文的严谨态度!

感谢谷主的鼓励,写作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。现在看黄土地给我的建议是正确的,那几句写在那里有些别扭,就修改了。感谢黄土地版主的精心阅读。
无论别人是捧我还是踩我,我都不会堕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9-1-11
在线时间
383 小时
威望
37
金钱
2241
注册时间
2017-2-20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985
主题
415
精华
3
积分
37
UID
29673
发表于 2018-2-9 23:18:09 |显示全部楼层
我认为,文章,若改改能用就用,不好改不能用,就不用。横看成岭侧成峰,各有角度不相同。一人一个说法,听谁的是。当然难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喝酒了,说的不中听,望见谅啊。说别人都巴巴的,到了自己撒撒的。允许有些人踢我,毫无怨言。

点评

程贤富  这个意见提得好啊,我也是 在里面玩玩,也不在乎什么精不精的。我最喜欢说直话的人,给你拜个早年!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-2-10 18:57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9-1-11
在线时间
383 小时
威望
37
金钱
2241
注册时间
2017-2-20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985
主题
415
精华
3
积分
37
UID
29673
发表于 2018-2-9 23:24:35 |显示全部楼层
一个星光网主区域模块一,都两三年没更新了,若这都是精华,那让精华死了上哪找地方啊。关键我从来也不读谁写的文章。除了我自己的。酒后狂言,即使不原谅踢我出去,也可以的。随便1

点评

米子  网站的事情不是你我能说清的,现在网站还有多少?几乎没有了吧?我也希望谷主把这网站关了,对谁都省心,若果那样,这个杂志估计也就到头了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-2-10 17:55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星光文学网 论坛 ( 备案号:鲁ICP备17049029号 )  

GMT+8, 2019-1-20 04:28

Powered by Discuz! X2 Licensed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