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

星光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92|回复: 6

[原创新作] 瓜缘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8-9-22
在线时间
6 小时
威望
27
金钱
76
注册时间
2018-7-16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24
主题
2
精华
2
积分
27
UID
33610
发表于 2018-7-17 06:38:23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寻找姚黄 于 2018-7-17 21:23 编辑

 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有个新鲜的词儿,叫做“瓜菜代”。也就是说,主粮不够吃,要用瓜和蔬菜来代替。种瓜不仅产量高,还能拿过来就吃。晚上收工回来,不想做饭或没米下锅,一家人啃几个瓜,省了粮,也省了柴。  
      瓜熟时节,遍地喷香,老远就闻得到。生产队在瓜田中央,搭一个两头透气的棚子,里面放一张小床,预备给看瓜人休息。
  十七岁的张铁蛋就是生产队的看瓜人。看瓜不仅寂寞孤独,夜晚还得受蚊子的欺负。铁蛋原是不想看瓜的,都是他娘劝服了他。娘说,看瓜苦是不错,可工分可靠,日夜都有工分拿,一个人顶两个人。咱把工分挣多了,粮食分多了,好找媒人给你说媳妇儿。
  张铁蛋最听娘的话,娶不娶媳妇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挣到工分,分到粮食。
  也是生产队长同情他娘儿仨日子过得艰难,就在众多的报名看瓜的人中,选中了张铁蛋。于是,张铁蛋便拿了草席和被单,高高兴兴地上任去了。
  瓜田离村庄约一里远,大约十来亩。铁蛋看瓜可认真了,他很少呆在阴凉的瓜棚里,而是在瓜田四周逡巡着,像个放哨的小八路,警惕地注视着瓜田四周的动静。村子里的半大孩子,都爱吃瓜。他们在瓜田附近躲藏着,一有机会,摘一个就跑。铁蛋就严密地监视他们,不给他们偷瓜的机会。
  村里有个跟铁蛋妹妹一般大的女孩子,也是十四岁,名叫大妞。大妞是家里的老大,父母把她当男孩子养。她有两大爱好,一是最爱吃瓜,村庄上不管谁看瓜,没有她吃不到嘴的。二是爱洗澡,天天跟男孩子一起泡在水塘里。
  铁蛋与大妞是邻居,关系也好,只是铁蛋大了,知道了男女之间的事,就与大妞有了隔膜,渐渐生分了。铁蛋上任看瓜的第二天,大妞就来了。她直接走到瓜棚,要铁蛋摘甜瓜给她吃。铁蛋说,这瓜是生产队的,不是我私人的。我今天给你面子,下次不要再来了。说着,就跑去瓜田,摘了一个甜瓜,递给大妞,说,赶紧吃,吃完了就走,别叫人逮着。
  大妞说,铁蛋哥,麻烦你再摘两个,我带回家给俺小弟吃。
  妄想,赶紧吃了走人。
  铁蛋哥,去年俺偷了瓜,还送给你两个吃呢!今年你看瓜,得加倍还我。
  好,等生产队分了瓜,我还你!
  我要你这会儿就还!
  铁蛋发脾气说,你想叫我拿公家瓜还你,没门!赶紧吃了回家!
  大妞见铁蛋发脾气,就胡乱啃完,吹着口哨往外走,快走出瓜田时,瞅准一个,摘了就跑。铁蛋在后面大叫,好你个死丫头!下次别想踏进地边了!
  大妞还是经常来,但都被铁蛋挡在瓜田之外。大妞知道铁蛋不给面子了,明着不行,就来暗的。她常常潜伏在瓜田西边的玉米地里,只要铁蛋巡逻到东边,她就像泥鳅一样,钻进瓜秧里,挑成熟的瓜来偷。
  铁蛋知道大妞狡猾,就守在玉米地边。大妞没了机会,就呆呆地坐在瓜田北边的“土井”那儿瞭望瓜田。不让吃瓜还不叫闻闻瓜香吗?这口土井,是前几年抗旱保苗时挖的,后来,下了几场大雨,土井被碎土淤了一部分,还有大约一人多深。大妞坐在那儿,往土井里扔着土块。咚,一下,咚,又一下。热了,她就跳进土井泡澡。大妞从土井里上来时,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肉上,铁蛋便盯着她的胸部看,见那儿还平平展展的,没有凸起的两坨肉。
  铁蛋娘每天夜里都来陪着铁蛋,她担心铁蛋夜里害怕。铁蛋从小胆子就小,夜里不敢出去解手。铁蛋娘吃了饭,安排妹妹石花闩上门,自己就提着陶罐来给铁蛋送饭吃。陶罐里盛着三大碗面条,能把铁蛋的肚子吃得溜溜圆。
  铁蛋最爱吃面瓜,面瓜不仅香,还有点像吃面食,最能管肚子饿。但铁蛋嘴馋得淌水也不吃。不仅自己不吃,他还不让妹妹吃,妹妹天天中午来给铁蛋送饭,就缠着哥哥给她摘甜瓜吃。铁蛋耐心地开导她,说这瓜是生产队的,哥是看瓜人,不能偷着吃。妹妹咽下口水,不再提吃瓜的事了。
  第一轮瓜成熟了,生产队长派人来摘了一堆瓜,分给各家各户。生产队长说,今年的瓜比往年任何一年都好,原因就是铁蛋看得紧。不像那些男人,不仅管不住偷瓜的半大孩子,还把狐朋狗友引来吃,拿公家的东西送人情。生产队长的表扬,把铁蛋高兴得直蹦高。
  这天中午,妹妹还没送饭来(后来才知道,妹妹送饭的路上,被绊了一跤,装饭的罐子摔碎了,妹妹就哭着回家了)。铁蛋此刻肚子很饿,早晨吃的是麦仁粥,又没有馍,不顶饿。他想摘个小瓜垫巴垫巴,可他又下不去手。踌躇半天,肚子催得紧,他这才去瓜田四周转了转,确信没人看见后,他找了个小面瓜,小心地摘掉了,拿到土井那儿去洗。土井水很清,适合洗瓜。铁蛋坐在土井边,胡乱地洗着面瓜。突然,他看见土井中央泛起一串水泡,定睛看时,倏地冒出一颗黑发飘浮的人头。铁蛋“妈呀”一声,扔掉面瓜,扭头就跑。一口气跑回家,连吓带累,扑倒在院子里,晕过去了。
  铁蛋娘正在厨房重新给铁蛋做饭,听见动静,跑出来一看,儿子直挺挺地躺在院子里,喊了几声,不见回应。她急忙去找了几个邻居,摘掉一扇门板,把铁蛋放在门板上,抬到镇上卫生院。一个戴眼镜的医生检查完毕,叫护士打了一针强心剂。过了一会儿,铁蛋醒过来了。医生问,你这是怎么啦?
  铁蛋想了想,回忆起晌午洗瓜时的情形,但他不好意思讲他偷瓜吃。医生再三询问,他才结结巴巴地说了。
  医生笑笑说,你做贼心虚,自己吓自己。然后医生开了药方,说,你这是惊吓过度,回家把这一盒安神丸吃完就好了。
  回到家里,张铁蛋再也不去瓜田了。他整天无精打采,傻傻地坐在门坎上,手里拿一根筷子,在灰土地上画那颗漂浮的人头。娘和妹妹跟他说话,他也不理。一盒安神丸吃完了,病还不见好。他娘着急了,跑邻村找葛半仙,葛半仙问明了情况,又掐指算了算说,你儿子是吓掉魂魄了。吃药打针都是瞎子点灯。
  娘点点头说,俺想许是吓着了。老神仙给俺儿治治吧!
  葛半仙说,你回家,取一根树枝桠,上面搭一件儿子平时穿的衣裳,正晌午时,拉着树枝绕着那口土井转七七四十九圈。叫着儿子的名,还得一人应着,连喊三晌就好了。
  铁蛋娘千恩万谢,付了十只鸡蛋,作为酬谢。
  铁蛋不愿出门,娘和妹妹就替他看瓜。娘通常给铁蛋做了饭,自己扒拉两口,就提着罐子给石花送来。等石花吃了饭,娘看看日头,再看看影子,影子萎缩在脚下了就是正晌午。娘就拉着树枝走出瓜棚,开始在土井绕圈儿。娘叫道,张铁蛋哎,来家呀——
  妹妹应道,来了啦!
  三天过去了,铁蛋仍未见一点好转,还是傻乎乎地画着人头,不理他娘和妹妹。娘忧心忡忡地再去找葛半仙,可葛半仙当天凌晨就撒手人寰了。
  铁蛋娘对女儿叹气说,你哥这样子,真是愁死人呀!你爹临死时,叫我把你俩养大,给铁蛋娶媳妇续老张家的香火,他现在这样,我怕是难娶到媳妇啦!
  女儿石花安慰娘说,娘你别愁,等我长大了,给哥“换”一个媳妇儿回来。
  娘便搂着女儿,垂泪说,那就太委屈你了。你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,娘咋忍心把你往火坑里推呀!说着,哭出声来,石花也跟着哭了。
  “换亲”是当地的恶俗,有些人家娶不到媳妇,就拿女儿来换。换亲十有八九是男人有缺陷。所以,一般女孩子家,宁可背叛父母,也不肯换亲。像石花这样主动要求换亲的,实在不好找。
  铁蛋娘担心着儿子的病,也担心着有人来偷瓜,整天从家里到地里,从地里到家里,没有小步走过,全是小跑,胳膊甩得像个疯子。
  这天中午,铁蛋娘回去做饭,发现儿子坐在门坎上,手里拿根筷子在地上画人头;大妞手里也拿根筷子,铁蛋画完一个,大妞就给土灰抹平。铁蛋再画,大妞再抹平。好像铁蛋是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,大妞就是老师的黑板擦。后来,铁蛋娘注意到,只要铁蛋往门坎上一坐,大妞就会准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  半个月过去了,铁蛋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。每天一睁眼,就拿根筷子画人头。那个大妞继续做着黑板擦的工作。
  五年后,石花和大妞都已经十八岁了,铁蛋二十一岁了。那一年,分田到户。又过了三年,生产队这个名称也没了,改为“村民小组”。秋后,大妞死活非要嫁给铁蛋。父母拗不过她,只得同意。这不是换亲,因为铁蛋的妹妹石花跟大妞的弟弟并没有婚约。结婚后,两家在一起搞生产互助,大妞是这个互助组的总指挥。婚后的铁蛋,还有两个毛病,除了不爱说话,就是画人头。干完田里的活儿,他就坐在地上画。画好一个,大妞就擦掉一个。有一天,大妞看着铁蛋画的头像,喃喃地说,你这人头画得越来越像了。
  铁蛋突然问,像谁?
  大妞笑笑说,就不告诉你。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8-9-22
在线时间
6 小时
威望
27
金钱
76
注册时间
2018-7-16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24
主题
2
精华
2
积分
27
UID
33610
发表于 2018-7-17 08:12:30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向各位编辑老师问好!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2-7
在线时间
820 小时
威望
146
金钱
2933
注册时间
2016-9-9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963
主题
242
精华
19
积分
146
UID
28700
发表于 2018-7-17 11:35:27 |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散文是叙事散文,写得挺好,生动,感人,希望作者排排版。中间空行太多了

点评

寻找姚黄  谢谢编辑老师的好评。已经修改了空行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-7-17 14:01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8-9-22
在线时间
6 小时
威望
27
金钱
76
注册时间
2018-7-16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24
主题
2
精华
2
积分
27
UID
33610
发表于 2018-7-17 14:01:12 |显示全部楼层
太行飞剑 发表于 2018-7-17 11:35
这篇散文是叙事散文,写得挺好,生动,感人,希望作者排排版。中间空行太多了

谢谢编辑老师的好评。已经修改了空行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8-9-22
在线时间
6 小时
威望
27
金钱
76
注册时间
2018-7-16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24
主题
2
精华
2
积分
27
UID
33610
发表于 2018-7-17 21:20:28 来自手机 |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给拙作加精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最后登录
2019-2-7
在线时间
820 小时
威望
146
金钱
2933
注册时间
2016-9-9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963
主题
242
精华
19
积分
146
UID
28700
发表于 2018-7-18 21:35:49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一篇唯美的爱情故事,很朴素感人。推荐此篇上《华东文学》秋季刊。

点评

寻找姚黄  感谢编辑老师的推荐。这位名叫铁蛋的人也姓张,叫张树彦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-7-19 09:25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2

最后登录
2018-9-22
在线时间
6 小时
威望
27
金钱
76
注册时间
2018-7-16
阅读权限
100
帖子
24
主题
2
精华
2
积分
27
UID
33610
发表于 2018-7-19 09:25:12 |显示全部楼层
太行飞剑 发表于 2018-7-18 21:35
这是一篇唯美的爱情故事,很朴素感人。推荐此篇上《华东文学》秋季刊。

感谢编辑老师的推荐。这位名叫铁蛋的人也姓张,叫张树彦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星光文学网 论坛 ( 备案号:鲁ICP备17049029号 )  

GMT+8, 2019-2-16 21:57

Powered by Discuz! X2 Licensed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